赛车

崛起之新帝国时代 第三百八十一章 暴虐蠢行

2020-01-16 13:35: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崛起之新帝国时代 第三百八十一章 暴虐蠢行

“是的,是地雷。”儿玉源太郎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远处的战场,“敌人的指挥官十分狡猾,他们事先布设下了大面积的地雷,以整个阵地作为致命的陷阱,引诱露军攻击,等到露军进入到阵地当中,他们再瞬间引爆地雷,这样的攻击,没有人可以幸免。”

听了儿玉源太郎的解释,品川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萨摩军如此能战,只怕以露军之凶悍,也难以与之对阵啊!”儿玉源太郎叹息起来,“这场战争,真不知道会以怎样的方式结束……”

品川闻言也禁不住叹息起来。

这场日本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内战,从爆发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差不多将近一年的时间,战火不但没有结束的迹象,反而有进一步扩大的趋势。

儿玉源太郎认为,现在结束这场战乱的最好办法,就是和西乡隆盛和谈,而不是向外国借兵。

在“冲背军”作战完全失败之后,日本控制的东北地区人心惶惶,不时有消息传来,説萨摩军将要大举进攻,但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萨摩军却停止了军事行动,转入就地防守的态势。

对于萨摩军的异常举动,儿玉源太郎一开始认为是萨摩军久战兵疲,虽然连续战胜,但实力也受到了很大损耗,所以要进行修整,上级部门也是这样给军官兵们解释的,但随后发生的事让他明白,事实并非如此。

在这期间。西乡隆盛接连向天皇上了几道表章。表明此次起兵的原因。请求与罢兵和谈,并提出了和谈条件。

西乡隆盛求和的消息传出,使饱受战争折磨的日本军民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也让儿玉源太郎对西乡隆盛的看法发生了改变。

儿玉源太郎知道,西乡隆盛打出的“新政厚德”旗号,绝对不是随口説説争取民心,他是确实在身体力行的。

在萨摩军全占日本西南半壁之后,方面曾派出了一些间谍人员前去“沦陷区”打探情况。看能否在那里给萨摩军制造动乱。但他们很快发现这些地区包括长州藩的根本山口县在内,居民的生活并未受到太大的干扰,萨摩军对占领区居民基本上可以説秋毫无犯,需要从民间取得的物资,也都用银钱购买,军纪可以説十分严明,是以在这些地区,基本不存在居民反抗萨摩军占领的情形,不仅如此,在经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好多占领区的民众都对西乡隆盛表示了拥戴,以至于这些间谍很快便混不下去了。不久便狼狈的逃了回来。

面对西乡隆盛的和谈要求,明治却莫明其妙的保持了沉默,让儿玉源太郎郁闷不已。

在他看来,想要结束这场灾难性的战争,这是最好的时机。

西乡隆盛毕竟是维新元勋,并非真的想要反叛天皇,之所以发动“兵谏”,其实也是事出有因,现在明显的没有力量战胜西乡隆盛,在对方主动要求“息兵止战,以养生民”的情况下,和谈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

但让儿玉源太郎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不但没有丝毫和西乡隆盛和谈的意思,竟然还开始向外国借兵!

虽然俄军的到来具体是怎么回事他并不清楚,但他猜得出来,如果不是出让了什么重大的利益,无利不起早的俄国人来得如此之快,如此之多的。

仅仅攻打一处萨摩军的阵线,便出动了近万人的兵马,究竟付出了什么,能让俄国人如此的卖命呢?

看到俄军开始后退,儿玉源太郎收回了思绪,他和品川快步的走下了山坡——走的慢的话,也许就会落到反对的萨摩军手里。

萨摩军和俄军的第一次正面战斗结束了,此战中,萨摩军以损失120人的微小代价,消灭了3000余名俄军。

当日,儿玉源太郎在自己的日记中写下了这样的话:“……露兵首战,折损极重,其畏惧萨贼,与我军一般无二。……”

夜间,上原勇作无法入睡,倚坐在一处弹坑之中,抬头仰望着繁星diǎndiǎn的夜空。

此时的他,又想起了和夏美共望星空的美好时光。

尽管白天的战斗取得了辉煌的胜利,萨摩武士们对上原勇作和工兵队员们赞不绝口,但上原勇作却并不在意,他现在心里想着的,全是夏美和即将降生的孩子。

上原勇作正在那里思念夏美,对面却突然传来了阵怪异的声响。

“上原队长,敌人那边,好象有古怪的事情。”一位担任护卫的萨摩武士跳进了上原勇作所在的弹坑里,指着对面説道。

上原勇作直起身来,举起了望远镜仔细的观察了一下,除了一片黑暗之外,并没有发现什么。

“您听到了没有?好象……有鬼哭的声音!”这名年轻的武士是来自于土佐盟军的,胆子似乎有些小,説这句话的时候,声音竟然有些颤抖。

上原勇作没有嘲笑他的胆小,而是凝神倾听了起来。

因为就在刚才,他也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微弱声音。

现在已然是11月份,天气已然很冷,到了晚间,夜风呼啸的时候,十分凄厉,不免给人以恐怖的感觉,但这一次,上原勇作听到的声音,却和以往不太一样。

风啸声中,似乎隐隐夹着女人的哭声!

“您听到了么?这……不会是鬼魂在哭叫吧?”年轻武士的脸愈发的白了。

上原勇作皱起了眉头。

在京都大阪的战斗结束后,尽管交战双方的阵线基本上稳定在了这里,但激烈的战斗时有发生,是以在此地战死者极多。当地居民有传言称夜间会遇到战死者的鬼魂在哭号。因而在夜间都不敢出门。时间一久。这样的流言对在这里作战的双方军队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是以年轻的武士才会冒出这样的一句话来。

但上原勇作毕竟是林逸青教出来的优秀学生,对这样的传言,他并不在意。但今天这声音,的确透着古怪。

如果老师在这里,听到他的话,会感到害怕吗?上原勇作在心里想着,不由得有些好笑。

“叫起个人来。我们过去看看。”上原勇作起身説道。

年轻武士意识到自己在长官面前露出了怯懦的样子,不由得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他应了一声,转身跑开了,不一会儿,十多名年轻武士跟着他聚到了上原勇作的身边。

“我听到对岸有女人的哭声,我们过去看一看。”上原勇作环视了一下身边的武士们,做足了林逸青的神态,沉声説道。

“哈咿!”这些武士听了上原勇作的命令,全都肃立答应。

现在的上原勇作。因为赫赫的战功,已经在这些年轻武士当中树立起了自己独有的威信。

上原勇作带着他们来到了浮桥边。把守浮桥的军官听説上原勇作要过河侦察,也立即表示支持,双方约定了联络的暗号,如果上原勇作遇到俄军后返回,他们将负责接应,并用加特林机枪提供掩护。

约定完毕之后,上原勇作便带着十几个年轻的武士快步通过了浮桥,向对岸的林地悄悄的摸了过去。

之所以选择先去那片林地侦察,是因为上原勇作发现,怪异的声音就是从树林里发出的。

但当他们过了浮桥之后,这些声音却莫名的消失了。

上原勇作挥了挥右手的手枪,武士们快步的冲进了林子。

月光下的树林散发着诡异的光芒,上原勇作注意到林中的几棵树上,似乎有什么白茫茫的东西在晃动。

武士们也注意到了这些白色的东西,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

上原勇作定了定神,鼓起勇气,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又向前走了几步,借着月光,他终于看清了那些白色的东西是什么。

树上悬挂着的,是一具具白花花的女人赤倮的身体!

随后赶来的武士们也看到了这可怖的一幕,一个个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上原勇作紧盯着面前的一个年纪和夏美差不多大的年轻女孩儿,她和夏美一样有着姣好的面容和白晰柔软的苗条身体,但现在她却已然毫无生气,就这样挂在了树上。

上原勇作看了看其他的女人尸体,他很快便判断出来,这些女人全都是自缢身亡的。

上原勇作抬头又看了看面前死去的女孩儿,他拔出了腰间的林逸青为他打造的战斗刀,跃起挥刀,斩断了绳子。

女孩儿的尸体摔倒在了他的面前,他上前扶住女孩儿,女孩儿的身体还很柔软,肌肤尚有余温,证明她才死去不久。

上原勇作看着女孩儿的脸,他注意到女孩儿的嘴唇被咬破了,颈间和胸口处满是咬痕,双腿间还有血迹,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眼中先是惊愕,接着便化为熊熊的怒火。

武士们将其余的女人尸体从树上放了下来,这些女人一共足有二十多人,全部都是自缢身亡的。

“她们……是被露西亚鬼畜污辱了,所以才跑到这里自尽的!”一名年轻的武士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嘶声大叫起来。

“天杀的露西亚鬼畜!”

“八嘎露西亚鬼畜!”

上原勇作不知怎么,一下子想起了远在大阪的夏美,心中顿时有如烈火烧灼。

上原勇作知道,只要俄军在日本停留一天,这样的事,就不会断绝发生。

第二天。

南野英助有些惊奇地看着这座熄灭了火焰的村落,挥了挥手,身后的萨摩军士兵快步的冲了过去。

作为萨摩奇兵队的副队长,南野英助现在已经算得上久经战阵了,但这一次他带着一个小队的部队来到这个村子,不知怎么,总有些不安的感觉。

这个村子曾是军的一个补给站。但现在他们进到了村子里。却没有发现一个敌军。

“大人。没人……”一名萨摩军官用手枪的枪管dǐng了dǐng有些被雨水打湿的军帽,小声的对南野英助説道。

“仔细搜!小心敌人的狙击手打冷枪!”南野英助命令道。

军官领命而去,南野英助挥着手中的左轮手枪,和士兵们一道,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去。

“队长!您看那边儿……”一名奇兵队员指了指远处的一处院子门口。

南野英助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看到了那里似乎有一堆白花花的东西。

南野英助眨了眨眼睛,仔细看去,这才看清楚。那里,似乎是一堆人的尸体!

“是……女人!”有人也看出来了。

南野英助和一队部下小心地接近了这所院子,当他看清了面前的东西时,禁不住吃了一惊。

那些横七竖八躺倒在地上的,全是女人光光的尸体!

南野英助呆呆地看着这些女尸,心里感到怒火升腾。

南野英助注意到一名女子面朝下伏在地面上,胸前满是黑血,他上前小心的将女尸翻了过来,看到的是一张怒目圆睁面目已然扭曲的年轻女子的脸。

萨摩军士兵们看着这具一丝不挂的女尸,目光多集中在女子的胸前和下肢之上。但南野英助却注意到了女子的口中似乎有什么东西。

“嘴里好象有东西,扒出来看看。”南野英助命令道。

萨摩军士兵们这时都聚过来观看。一名士兵拔出了匕首上前,将女尸紧咬的牙关撬开,用刀尖抠出了里面的东西。

“这是……露西亚人的东西!给咬下来的!”当这名士兵看到从女尸嘴中抠出来的是什么东西时,不由得破口大骂起来,“该死的露西亚人!”

周围的萨摩军士兵们看着这个东西,个个面现愤恨之色,南野英助也看出来了,这根东西又粗又大,和日本人的东西根本不一样。

“继续搜索!这个没了东西的混蛋应该跑不远!”南野英助大声的喝令道。

萨摩军士兵们立刻展开搜索起来,不一会儿,他们便找到了三具俄军士兵的尸体。

这三个俄国士兵早已死去多时,他们的上身还穿着灰色的军服,但下身的裤子都已经没有了,萨摩军士兵们翻过他们的尸体,果然发现其中的一个男根不翼而飞,染得身下一溜黑红。

三名萨摩军士兵愤怒不已,当即上前拔刀斩下了三名俄军士兵的头,后赶来的萨摩军士兵在尸体的衣服里搜摸起来。

很快,他们便在尸体上找出了几封信。

“长官,您看这个……”一名士兵将信全都拿了过来,交给南野英助看,“这上面不知是否有紧秘军情……”

南野英助接过信打开看了起来,当看到上面写的全是俄国文字时,不由得仰天翻了个白眼。

“队长,这上面写的是什么?”一名武士上前问道。

“不知道,是露西亚文。”南野英助叫过一名士兵,把信交给了他,“你赶快回参谋本营,把信交给林将军,他能找到懂露西亚文的人,可以知道这上面写的是什么!”

士兵领命,将信小心的揣在了怀中,然后急急沿来路而去。

不多时,这些信,便到了林逸青的手中。

林逸青接过这些信,在信封上扫了一眼,便知道这些全是俄国士兵的私信。

曾在西伯利亚和蒙古执行“特殊任务”不止一次的他,对于俄文,并不陌生。

尽管他知道这些信的内容可能无关紧要,但还是打开看了起来。

而其中的一封信,林逸青只看了一眼,面色便有些变了。

“日本女人其实并不比俄国女人好多少,可这三个日本女人的腰肢要比俄国女人好;三个女人好像是用笔画出的美人,皮肤细腻,抓一把好像碰到婴儿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她们微微闭着眼睛,睫毛上挂着泪珠,两颊红红的,躺在地上不敢看我们。……整整半天,我们才离去。晚上,别里扬科约我再去找她们。”

“我们俩摸进关她们的房间,见三个女人还赤身**地躺在地上,便急不可待地脱掉衣服扑上去,你可能想象不到,她们的身体不再是热乎乎的,而是冰凉冰凉的。我以为是在地上躺久了造成的,想把她们搬到闲置的床上。别里扬科夫小声告诉我,她们全都死了。按理説,这个村子已经成为俄**队的占领地了,里面的村民是帮助我们的,但我们对他们并不信任。要知道,今天,他们可能会帮助我们对抗萨摩人,明天会不会就把我们出卖给萨摩人呢?大家都认为,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利用完他们之后,统统杀掉。我们大家都是这么想的,也就这么做了,现在,村子里只剩下一些模样比较漂亮的女人了,就象这三个女人。”

“我有些不相信她们死了,于是又摸了摸她们的嘴唇,已经没有呼吸感了。三个日本女人确实都死了,很可惜。但我们还是对她们很有兴趣,我们一起努力地干着这三具死尸,干完之后,我们还同死尸合了影,当然,照片得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够洗出来……”

ps:求收藏!求推荐!求订阅!求diǎn击!求月票!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治病效果好吗
四川省生殖专科医院的电话
安阳最好的癫痫病治疗方法
赣州治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河北癫痫病治好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