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我的魔法时代 18.洛可可药剂

2020-01-17 02:03: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的魔法时代 18.洛可可药剂

瑟银长筒猎枪的威力比二级魔法技能差一些,但是却相较一级魔法强很多。

瑟银长筒猎枪其他的优点也非常明显,那就是没有魔法释放的准备时间,只要装入弹丸,然后轻叩机括,就能完成一次射击。

而瑟银长筒猎枪里面的弹丸每一颗都是篆刻了穿甲符文,所以附着了‘火舌武器’的瑟银长筒猎枪打出去的弹丸威力也是不可小视。

射速高、弹丸威力不俗,兼之猎枪的射程更远,精准度更加容易控制,所以我这时候站在屋顶上居高临下,并不打算施放魔法技能,而是决定用射程更远的瑟银长筒猎枪来解决问题。

这时候,没想到实力达到一转中期水准的构装骑士小队,竟然被十几只三首地狱猎犬逼得险象环生。

一颗颗熔岩火弹从三首地狱猎犬的主头颅大口中喷射而出,砸在骑士小队成员的轻盾上,熔岩火弹爆开的瞬间,灼热的火焰沿着盾牌的边缘向四周溅射,压得构装骑士们抬不起头来。

虽然这种熔岩火弹威力甚至不如一级魔法火球术,但是十几只地狱猎犬同时吐出一轮火弹,压制性的效果也是非常明显,压得骑士小队只能是举起盾牌被动防御。

冲到前面的三首地狱猎犬趁机飞扑上来,它们三颗头颅同时张开血盆大口,像是一只只健壮的小牛犊子,强壮有力的前爪扑在盾牌上,张开大嘴向盾牌后面的构装骑士咬去。

遂不提防的情况下,竟然有三位构装骑士被三首地狱猎犬扑倒,这几位构装骑士也算是训练有素,他们在倒地地瞬间挥剑斩落了那颗地狱猎犬的头颅,并习惯性的想要将地狱猎犬的尸体推向一旁。

但是他们忘记了这些地狱猎犬拥有三颗头颅,斩掉一颗对三首地狱猎犬来说并不是致命伤害。

这时候,他们的习惯让那些地狱猎犬有了可乘之机,被地狱猎犬趁机突破的骑士轻盾的防御,咬在他们肩臂或者是大.腿上。

这些训练有素的骑士们被地狱猎犬扑倒之后,都犹能做出最有效的反击,却是被自己的战斗习惯所拖累,被地狱猎犬咬伤。

兰特骑士手里拿着帕格里欧大剑,接连斩落两颗地狱猎犬的头颅,却没有乘胜追击,而是转身营救自己队伍里处于危险之中的队友,他挥舞着大剑,动作连贯,一气呵成,凭借娴熟的剑术逼走正在撕咬同伴的地狱猎犬。

虽然他以一己之力救下了犬吻下的三位同伴,却不能凭自己的力量扭转战局。

……

恰好这时候,我们这边已经杀掉那三只潜伏在暗处的长角恶鬼。

我高高的站在屋顶之上,端着瑟银长筒猎枪,向混乱战局中的地狱猎犬们叩动了机括。

一道红线划破夜空,将翻涌的雾霭撕成两片。

弹丸带着灼热的火焰气息沿着既定的轨迹,飞进一颗地狱猎犬头颅上如红柿子一样大的眼睛里,顿时爆出一捧灼热的火焰来,那只地狱猎犬哀鸣一声,狼狈跳开。

猎枪的弹丸虽然不足以致命,但是拥有‘破甲’符文的弹丸打进眼睛里,‘火舌武器’在短短的瞬间忽然炸裂,带给地狱猎犬们极大的创伤。

‘砰’‘砰’‘砰’

我不停地开枪,一颗弹丸接着一颗弹丸撞进地狱猎犬的头颅,避无可避。

站在下面的诺亚、赢黎、雪莉.纽曼在彻丽小姐、海伦娜、贝姬等人的保护下,也纷纷地向骑士小队所在的战场靠近,到达施法范围之后,三位魔法师同时施展火球术,硬生生的将速发的‘小火球’变成了‘连珠火球’。

突如其来的火弹砸在地狱猎犬的身上,一团团火焰掀开了地狱猎犬身上的皮肉。

十几只地狱猎犬被这些火系魔法打懵了,它们被夹在战场上进退不得。

当我端起瑟银长筒猎枪,用枪口瞄准了一只地狱猎犬的头颅。

远处的雾霭中传来一声低沉的吟唱,随后,那群地狱猎犬竟然警觉地四散奔逃地跑掉了。

它们来去如风,顷刻之间就消失在加拉帕格斯城幽暗的长街尽头,那些浓雾成为它们逃跑最好的掩护。

诺亚、雪莉.纽曼、赢黎纷纷的停止了施展魔法,远处街上只剩下了兰特骑士和他的骑士小队,地上还滚落着七八颗地狱猎犬的头颅,却没有一只地狱猎犬的尸体,只在地面上留下了斑驳的熔岩灰烬,让这条街看起来一片狼藉。

对付这些三首地狱猎犬,只要不将它们所有脖子上的头颅尽数斩落,它们就不会丧命。

兰特骑士的小队竟然在面对一群地狱猎犬的围攻之下,有三名构装骑士被地狱猎犬锋利的犬牙咬伤,索性都不是致命要害。

这时候,兰特骑士正在为受伤的骑士清理伤口,地狱猎犬的牙齿带有一些能让伤口溃烂的毒素,如果不及时清理干净,这些伤口将会很难愈合。

如今神庙关闭了对外界的大门,那些祭司不再为格林帝国的骑士们治疗,这样一来,对于构装骑士们来说,每一次战斗的时候,受伤都会危及生命,因此战斗之后及时处理伤口,远比打扫战场更加重要。

在兰特骑士的构装骑士小队周围,黛博拉和琼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我站在屋顶上,正猜这两位女孩是不是被那群地狱猎犬掠走了,就看到大雾弥漫的夜空之中,一只巨大的身影出现在我们的头顶。

琼的身影从夜雾中显露出来,她一脸惊恐地从夜空中缓缓落下来,黛博拉吃力用双手拉着琼的双臂,一双翅膀拼命的扇动着,搅动得天空中的雾气就像是不停地翻滚。

在黛博拉龇牙咧嘴地努力坚持之下,琼终于平安的回归本队。

只是藏进暗影之中的卡特琳娜,却始终没有现身,我不禁有点为她担心。

一定是有人在暗处引导着这些地狱族的魔物,他潜藏在某个未知的角落,对这些魔物下达着指令。

只有黑魔法隐修会拥有‘恶鬼之门’这样强大的召唤类黑魔法,我曾在埃尔城亲眼看到一位黑魔法隐修会的魔法师召唤出一座恶鬼之门,并从恶鬼之门里面召唤出地穴魔怪,也许城里的这些地狱猎犬和长角恶鬼就是被某个黑魔法隐修会里的魔法师召唤出来的。

……咔擦!

瓦片的断裂声从远处传来。

可惜是这样漆黑的夜里,凭借敏锐的五感,也无法看的更远。

最让我担心的就是卡特琳娜,她凭借亚龙轻皮甲赋予她的隐匿技能,在暗夜中拥有极大的便利条件。

真正到了战场上,我才真切的感受到,很难说‘隐匿’这个技能好还是坏,它虽然赋予了卡特琳娜更大的自由,但也恰恰是这一点,让卡特琳娜可以随心所欲的孤军深入,我非常担心她的安危。

没办法,只好将身体里的‘势’再次激发出来,在我的脚下立刻浮现出一片宁静的金色之海。

凭借‘势’的力量,四周浓郁的水元素气息向我身边凝聚,我感受到身体似乎可以与周围的水元素建立起某种微妙的联系。

暗夜中的雾霭……

我的魔法感知力沿着浓郁的大雾不断的向外蔓延,感知力接触到空气中的水汽,飞速地扩张。

我闭上眼睛,专注地让感知力不断向外扩散。

我感受到……身边的黛博拉正瞪大了眼睛,好奇地望着我……

站在下面的诺亚和雪莉.纽曼正击掌庆祝胜利。

赢黎回首仰望屋顶上的我,脸颊上显露出精美的梨涡。

整个一条长街无比的陈旧,战场上一片狼藉,兰特骑士跪蹲在一位构装骑士面前,用止血绷带将他小臂上伤口包扎好。

三个黑影正悄悄地攀越屋脊。

卡特琳娜藏在瓦檐重叠处的阴影里,像是一只潜伏在暗处的黑豹,静静地盯着那三个黑影。

三个黑影在攀上屋脊之后,竟然拿出了三只魔法埽把……

……就是他们,他们要逃掉了。

卡特琳娜从阴影里扑出来,无声无息地绕到一位黑影的身后,趁着他骑上魔法埽把的那一刻,手里的碎剑者从他的脖颈下轻轻地一抹,那个黑影应声而倒,从屋顶滚落下去。

一身黑色紧身皮甲的卡特琳娜也显出身形,她身体灵活的扑向第二个黑影,手里的碎剑者刚刚触及那位黑影胸口的时候,卡特琳娜忽然浑身变得僵硬,竟然站在原地不能动了。

另外那两个黑影明显施展了魔法,将卡特琳娜禁锢在原地。

……卡特琳娜有危险。

我飞速的端起长筒瑟银猎枪,瞄着其中一位黑影,直接打出一枪。

距离有点太远了,甚至超出了长筒瑟银猎枪的有效射程。

只是我在猎枪触发装置的魔法阵上稍稍输入了一些法力,让魔法阵瞬间超负荷运转,这样可以让弹丸飞得更远一些,只不过这样做的后果就是会大大减短猎枪触发装置的正常使用寿命。

而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砰’‘砰’

我飞快地开出两枪,颜色通红的火线擦着其中一位黑影的头顶飞过,另一道火线则是飞进了另一名黑影的身体之中。

那两个黑影变得惊慌失措。

他们不敢再继续操控魔法,对付卡特琳娜,而是飞快地爬上魔法埽把,迅速飞进夜雾之中,消失不见。

我让诺亚他们去与兰特骑士汇合,而我带上卡兰措飞快的向卡特琳娜跑去。

卡特琳娜已经在短短的三秒钟之后,身体已经恢复了控制权,她飞快的跳下屋顶。

我和卡兰措迅速的赶过去,就看到卡特琳娜蹲在街头,在她身边躺着一位穿着黑魔法长袍的魔法师。

那位魔法师身体下面流出一大滩的鲜血,他的脖颈处的动脉被割断,鲜血正从那里不断地向外喷涌而出,他试图用一只手按住伤口,但是另一只手以一种诡异角度向后反向折了过去,看起来从屋顶上滚落到街头,将他另一只手臂摔断了。

也许正是身上的摔伤,才让他没办法及时有效的用按住伤口的办法来止血。

这时候,他的身体已经开始因为失血过多而不停的抽搐了。

卡特琳娜用碎剑者挑开他头上的帽兜,露出里面一张失血过多而惨白的细瘦脸孔,他双眼无神地望着不停翻滚的夜雾,眼珠儿不停的向上翻,露出白色的眼球。

而他嘴里却是依然在低声呢喃:

“……我们主宰着加拉帕戈斯的夜,就连这里的城主大人都要向我们妥协,他统治着这里的白天,我们分管这里的黑夜,我向黑暗女神席琳祈求,祈求您的神眷降临吾身,赐予我永恒之生命,成为行走在黑暗中使者,我将以鲜血为食……”

他像是在进行着某种祈祷仪式,又像是在与这个世界告别,总之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我听不懂的话……

庆幸的是他并没有向卡特琳娜施展‘诅咒’魔法,如果那样的话,我会在瞬间将他冻成一坨冰。

所以他才能够在我和卡特琳娜的默默注视中安静地死去。

我们迅速地在他身上搜索一番,不过这位黑魔法隐修会的魔法师明显是一位穷鬼,他身上连一条魔法腰带都没有,除了着件黑魔法长袍之外,我竟只从他怀中魔法一卷羊皮纸的魔法卷轴。

我原以为这是卷魔法卷轴,但是上面的魔法气息太过微弱,于是我就将其展开。

洛可可之花药剂配方:恶魔之血,橡木苔,雪松……

我只展开了一角,发现居然是一张有关于魔法药剂的配方,于是便草草地将其捆扎起来,收进魔法腰包之中。

估计琪格应该会对魔法药剂配方有兴趣,不过这个魔法药剂配方最前面就是采用了恶魔之血,看来又是一种传承了黑魔法的药剂。

没想到黑魔法隐修会那些人对于恶魔之血竟然有着非常深入的研究,除了暗影之体的魔法药剂之外,竟然还有其他的魔法药剂。

也来不及仔细查看,看到卡特琳娜并没有受伤,我才放下心来,然后和她们一起与诺亚一群人汇合。

“下次不要这么鲁莽了,三位隐修会的魔法师一起逃命,你有什么理由认为自己能挡住他们?”

在返回的路上,对卡特琳娜这样说。

卡特琳娜咬着嘴唇,也不说话。

倒是一旁的卡兰措忍不住说了句:“毕竟是亚龙皮的紧身甲,竟然连暗影箭都能挡得住……”

这时,我才在卡特琳娜右侧肋骨部位的皮甲上看到一抹焦痕,那明显是一道暗影箭灼烧的痕迹。

虽说是亚龙的皮革,但是魔法抵抗力还真是很不错啊!

远处传来诺亚的声音:“吉嘉,你那边怎么样?”

我立刻回答:“一切还好!”

威海市文登中心医院
阜阳肿瘤医院
治疗癫痫病重庆哪家医院好
白癜风医院锦州哪家好
芜湖著名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