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穿着比基尼游向90后

2019-11-10 21:55: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经历了起点风波、离职风波和出家风波之后的侯小强,一年半后再战江湖,这次他不是一个职业经理人,而是一个创业者。他要做一个“毒药”,“一款便捷地为电影和书打分和评价的移动互联工具”。

穿着比基尼游向90后

《小时代》是一部伟大的电影,《青春修炼手册》(注:TFBOYS代表曲目)旋律不错,弹幕真的是比电影本身更可爱,很难想象这是一个70后说的话。在过去的一年里,侯小强趴在微博上看每天的热搜词,他格外关注那些络红人,他给王尼玛、张嘉佳、同道大叔等发私信、打、请朋友转达对他们的尊重、喜爱,“假若配上一颗少女心,我就是百分百的追星族”。

一年多的时间里,侯小强见了上百位90后络红人,通过他们“深入了解”了90后之后,这位曾经的主流成功人士意识到,90后的人生的态度、说话的方式、他们的美学观念比如小鲜肉之类才是主流,自己成了非主流,被时代抛弃了。“我有种强烈的不安感,我必须要去拥抱90后,去理解这个时代的美学,理解这一代人”。

侯小强说起前不久与40多名朋友的一次聚会,席间他谈起“90后是主流,我们是非主流了”的感悟。朋友中有70岁的周国平、60岁的郑渊洁,40岁的陈彤,大家都从最初的不理解到好奇,最后是一群50后、60后、70后热热闹闹的聊了一晚上90后。这似乎是现在社会“老一代”的一个心理缩影,对90后这一“新一代”不理解的背后,是好奇,是想了解他们的渴望。

对于这个心理,侯小强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比喻。他说,“我们穿着比基尼(注:卸掉包袱)在充满一次性塑料袋(注:时代的杂音)的游泳池里面挥波斩浪,要把这些东西弄掉,争取比别人跑的更快一点到达对岸”。

在奋力到达“对岸”的同时,侯小强自己也在发生改变。

采访间隙,侯小强调侃道,原本是媒体笔下成功人士的他,一夜之间负面缠身,在搜索引擎一搜没一条好事,“不是被架空了,就是被赶走了,要不就是出家了,再不就是得抑郁症了”。他说,“当时真的是很生气,有的时候都气得你发抖”,但是跟90后交流多了,现在回头看看就觉得“骂就骂了呗,身在江湖那有不挨刀”,“大家都挺不容易的”。

豆瓣已经过时毒药要超越它

正是在“穿着比基尼游向90后”的过程中,侯小强意识到目前以豆瓣为主的对影评、书评的大众、平均分的评分体系,无法真实地反映如“90后”这样一个群体的声音。他要做一个“毒药”,让人可以便捷地为喜欢的电影和书打分和评价,让不同的社群可以找到自己的声音,不做沉默的大多数。在毒药上线后,很多人评论它是豆瓣+微博的综合体。

在侯小强看来,豆瓣是一个PC互联的产物,而移动互联更加碎片、草根、多媒体化,豆瓣的长评论、精英化、大众点评的形式已经不适应于移动互联。毒药与豆瓣相比有三大优势:第一,与豆瓣相比,毒药的点评形式更加多元化,可以文字、图片、语音等。

第二,毒药的草根化程度更高、门槛更低。在毒药不一定非要是长影评,短的一句话的影评也可以,可以毒舌,可以吐槽……

第三,豆瓣的大众点评式的平均分制已经过时。原来是大家都在一个地方点评,同一个电影有的人很喜欢打分,有的人很厌恶打0分,平均下来的5分是没有意义的。在毒药,侯小强希望通过改进评分算法、每人只评一次等方式来杜绝水军,在这里用户甚至可以打负分。“我现在看一部电影更愿意是谁推荐了一个电影,或是我同样年纪的人推荐了什么电影。跟你有相同经历的人的点评对你更有意义,这就是毒药的定位——社群”。

在产品逻辑上,豆瓣是通过影视、书籍、音乐、小组等将用户划分为一个个兴趣群体,而毒药则是从“人”开始,通过个人的特征来吸引“同好”做社群。

对于毒药想要强调的社交属性,侯小强说,“在这个时代大家都很孤独,都需要一个渠道,都希望去找逼格相近的人。像是其他的社交应用,大家看的更多的是一个外在层面的东西。在毒药,你去看一个人点评什么,看他对一本书、电影什么态度,你就知道他的底细了”。程贺

液压机械/部件
游戏杂谈
安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