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换魂人 第二十五章 归队

2020-01-18 08:05: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换魂人 第二十五章 归队

是啊!他有阴谋的!姗姗的话又一遍遍在我耳边回荡!我不能跟他走!这个渣男!我怎么能跟他走?半夜怎么还能办出院手续,当我白痴啊!

“宛医生,我累了,想睡觉,你回去吧”,我礼貌性的对他微笑了下,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不过,看着他绝望的样子,我又补充道:“你以后也不用来了,马医生会照顾我的”。

“若蓝,走吧,我送你进去”,马医生搂着我肩膀,往走廊里走去,我也没拒绝,转身就走,身后的宛伯懿是什么样子,我也无心再顾及了,他伤姗姗那么深,还有什么资格喜欢别人,而且我还是姗姗的好朋友!

马医生将我送回了病房,我躺到了床上,他帮我盖了被子,并在我额头上亲了一下,晚安过后,就走出了房间……

我又回来了,如果刚才马医生不出现的话,我是不是就跟宛伯懿走了?幸好马医生来了,不然要犯大错。

我不是没走吗,幸好幸好!不想了!睡觉!

怎么门外又有动静?好像有摩擦的声音?难道有人贴着门在偷听?

问外一定有人!

我蹑手蹑脚起了床,走到门边,我也贴着门竖起耳朵听……

似乎听到了呼吸声……此刻一定正有一个人,跟我一样,贴着门在听!我和他只隔着一扇门。

我猛的拉开房门,天哪!真的怪人!

“你干嘛?”我瞪了他一眼。

他却像个没事人一样,笑嘻嘻地说:“马医生看到很生气,他说要杀了他”

怪人又重复了这句话……

我愣了几秒钟,等我回过神来。门口早就没人了。

他什么时候回去的?怎么我隔壁住了那么一个怪人!希望不要再来骚扰我了,睡觉!

刚要关门的一霎那,一只手推进来,我吓的全身一抖。

“你……你……”门口站着实习护士,她挂满了眼泪,死死的盯着我,全身气的发抖。咬牙切齿地对我说:“今天的事和你没玩!我……我要让你进监狱!”

我一下没反应过来。过了一会后,我才反应过来,这是不是在做梦?不是说只有做梦的时候场景是不连贯的。是片段的么,会无缘无故突然出现一个桥段,呵呵,看样子此刻我还真的在做梦……

“神经病!”我骂了一句后。就关上了门,爬到床上。睡觉!

门外好吵……

眼皮好重,努力睁开……

嗯?天亮了?

我感觉才刚刚睡下,怎么就天亮了?走廊上好像有很多人,这个地方一向很清净。现在怎么来那么多人?我要出去看看……

“欢迎归队!”

我一打开房门,门口挤满了人,狭小的走廊都快挤不下了。都是同龄人,他们一看到我就喊着“欢迎归队”?站在最前面的几个还往我手里塞大束鲜花。

“你们……你们是……”我有点喜出望外。第六感告诉我,这是我的同学们,他们是在欢迎我要回学校了吗?

“若蓝!嘿嘿,我们都来看你了!”雁儿从人群里钻了出来,从背后抱出一大束花:“我们一起来接你出院哦”

我木讷的接过花,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真……真的吗……可是……可是马医生说……”

又从里面挤出了宛伯懿,他手里拿着一只玫瑰,对我微笑着,我立刻收起了微笑,扭头看旁边。…

“若蓝,我也是这里的医生,还是这个科室的,经过诊断,你已经痊愈了,现在就可以出院,你看,全班都来了,我不会骗你的”,宛伯懿笑得如此阳光……

“真的吗……”我承认,心动了!

他顺势把花递了过来:“走吧,出院手续都办好了,现在我们就回学校,今晚可以住寝室了”。

“欢迎若蓝回来!”“快点,我们回家喽”,“愣着干嘛,走啊!”

周围同学的声音此起彼伏,宛伯懿一直拿着玫瑰伸到我跟前,我伸出手,接了过啦……

“太好喽!回家喽”,忽然大家都涌向了我,被人流推动着往走廊那端走去。

刚走出门口,突然间不小心看见队伍后面的姗姗,如果不仔细看根本不会注意到,她像一个幽灵一样低着有站在人群外围,虽然低着头,但眼睛一直在盯着我……是的……一直盯着我,好像有不甘,有怨恨……

我把玫瑰交到雁儿手里,直径向姗姗走了过去,同学们都自动的给我让开一条路,疑惑的看着我。

“姗姗”,我走到她面前对她微微一笑。

她露出有点尴尬的笑容,说道:“若蓝,欢迎归队!”他的口吻极不自然,一直在躲着我和大家的眼神,其实我知道她心里有顾虑,我都理解,换成是我,我一定早就大哭起来了。

“姗姗,你放心,有些人绝对在我黑名单里的,即使我回学校了,也不会发生你所担心的事情”。

“额……呵呵……”姗姗皱紧了眉头,却脸上带着微笑,“快走吧,上课去了”。

我和雁儿走在最前面,后面跟着一个班的人,走到护士台的时候,实习护士一直低着头,装作没看见我。

“我走了,再见,哦,不对,永别哦”,我特地走到她身边,带着微笑,轻松的说道。

这次不会错了,有整个班级陪着我,怎么可能出不去,我也不用跑了,也不会有人来追,太好了!我终于出去了!我终于能挺直腰板这样喝实习护士说话了!她一直低着头,没理我,只是我看见她紧咬着嘴唇,不过他越是不爽,我越是暗自高兴,我如一只骄傲的孔雀,仰着头在她面前高傲的走过……

宛伯懿没有食言,果然帮我办好了出院手续,朝着希望的方向,出发!

到了我心心念念的寝室,看着自己的书桌和床铺,那么陌生,我想有必要重新认识一下了。带着喜悦的心情一遍遍的擦拭,整理着,这就是我的寝室!越想越开心!

“若蓝!你怎么收拾书桌也会一个人笑出来?”说话的是我的室友,叫啊颜,对我来说,除了雁儿,所有的同学今天都是第一次见面。

“是啊,太开心了,终于不用睡那里了”,我微笑着回答道,藏不住的心中喜悦。

“那边很好玩吧,那么快回来干嘛,我都上课上烦死了!你要不要再回那边住?”现在说话的是另一个室友,叫杨扬。

被杨扬这样一说,我突然就愣在原地,手中的抹布停留在桌子上,像被点了穴道一样,不能动弹!杨扬的话就像一个咒语一样,再回那边?为什么要让我再回那边?我会不会再回那边?

啊颜好像看出了我的异样,走到我身边,看了看我,担心的问道:“若蓝,你怎么啦?”

我没有回答她,只是双手支撑着书桌,无力的垂着头,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敏感的缘故,居然对别人的一句不经意间玩笑话那么耿耿于怀。…

“杨扬,你说话注意点,得那种病的人都很容易复发,你不要刺激她好不好!”啊颜走到杨扬旁边小声对她说,但我还是听出了大概,那么说来……学校里的人都知道我是精神病?宛伯懿!宛伯懿为什么要让全班人来接我?为什么要让大家来看我的笑话!我没有病!对!我要自然!自然一点!

“若蓝。你要不要先上床休息下?”啊颜对我很关心,让我颇为感动,但她终究把我当作一个病人来看。

“不用了,刚才没什么,我只是在想,为什么我们寝室只有3个人?别人都不是有4个人的吗?”我故意岔开话题,不想承认刚才的失态。

“我们寝室就是只有3个人,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啊颜对我说道:“等下有选修课哦,如果你不想先休息下的话,那去上课吧”。

刚好这个时候,门被推开,雁儿一脸兴奋跑进来:“若蓝,走吧,你回来的第一节课就是……嘿嘿……选修课哦,快走吧!别迟到了!”

我也开始兴奋起来,一直期望的校园生活终于来了,雁儿帮我理我书本,我跟着她一起往教学楼走去……

“哎呀,好像迟到了,若蓝,快啊!”到了走廊,里面很安静,应该已经在上课了,雁儿居然撇下我,肚子猛的跑进了教室。

我站在关着门的教室门口,心里有点兴奋又有点紧张,不知道迟到了多久,会不会挨老师骂,那么久没上课了,我还能跟的上进度吗?不过,还是被兴奋盖过了这一切,我深吸一口气,敲门……

宛伯懿?怎么是他?开门的是他!

“欢迎回来”,他一手拉着门,一手伸过来拉我。

我本能的将手往后一缩,没让他碰到,然后冷冷的说:“对不起,我迟到了”。

我做到了位置上,一直无心听课,没想到回学校之后的第一节课居然是宛伯懿的课,而且还是选修课,早知道就不来了!

因为不想看到宛伯懿这个人,只好趴在桌子上,努力回忆以前的事情,可是学校里的一切对我来说是如此陌生,好像今天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唯一有点感觉的是……我们寝室……为什么我总觉得应该是4个人?(未完待续)

上虞市中医院
韶关市第一人民医院怎么样
常州医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济宁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乌鲁木齐治疗宫颈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