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甘肅一縣欠60萬飯錢賒賬十余年涉及26個

2019-11-09 03:09: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甘肃一县欠60万饭钱 赊账十余年涉及26个部门

甘肃一县欠60万饭钱 图为欠款单据纪录近日,“甘肃一县欠60万饭钱”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日前,一名友在人民留言称“甘肃和政县26个政府部门13年来给餐饮企业打‘消费白条’,欠款60余万元”,称好几家单位换了几任领导,都只承认欠账但没有解决当地县委县政府已成立调查组,督促涉事部门制定还款计划限期还款原是当地政府定点接待的餐饮企业,政府部门接待就餐为何十余年来只打“白条”?餐饮企业又为何“接受”着多部门的一笔笔“赊账”?这其中有着怎样的政企“消费”怪相?就此展开了调查26家政府部门向企业打“白条” 13年欠款60余万元“我们和政县兴和商贸有限公司(即:和政饭店)是一家集餐饮住宿为一体的服务性企业,我们向您反映的问题是:多年来县上各单位迎来送往的客人一直都在本公司接待,但县上有些单位及个人拖欠的餐费及住宿费多达300多万,难以收回”2014年4月18日,一位友在人民地方领导留言板上给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省长刘伟平这样留言该友还留言称:“例如县委组织部6万多,水电局20多万,旅游局9万多,这几家单位的领导换了好几任,都是只承认欠账是事实,没有一个领导实质性的来解决,严重影响了企业的资金的运转,给企业造成了经营困难”5月14日,联系到和政县兴和商贸有限公司财务主管汪灏天,对欠款情况进行核实“我们公司下属有两家餐饮企业,分别为松鸣岩度假村清真餐厅与和政饭店,因为这两家餐饮企业在当地发展的早,成为和政县政府部门接待的定点企业”汪灏天说,“因为是政府接待,很多时候都是‘签单’消费,最早的消费单据可以追查到2001年”汪灏天告诉,“赊账”的政府部门有26家,金额从几千元到二十几万元不等通过查账发现,政府部门的欠款达60多万元“留言中所写的300多万元还包涵一些社会个人款项,不是政府部门所欠”“我们公司是家族企业,法人是我的岳父由于老人家年龄大了,公司的事就都交给我和妻子打理”汪灏天说,“由于政府欠款不还,企业欠下了供货商的钱,资金链严重断裂,给企业的发展造成了很大的困难”当地成立调查组督促涉事部门制定还款计划限期还款了解到,该友留言后,和政县委办公室曾于4月30日在人民地方领导留言板回复称:“和政县纪委等部门组成调查组,对反映的问题进行了调查核实”那么,友留言是否属实?当地政府又如何看待和解决这一问题?5月15日,前往甘肃省和政县,就此事展开调查和政县纪委信访室副主任徐龙是此次“欠款”事件调查组成员,他告诉,看到人民地方领导留言板上的投诉后,和政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立即对此事做了批示,并安排县纪委具体负责,成立调查组核查此事“据调查组调查,截止到2014年4月24日,全县共有26个单位(其中2个单位已撤并)拖欠和政兴和商贸有限公司690091元截止到4月25日,县上已督促8个单位还清了欠款,现县直单位实际欠款为587466元,其余部分均为社会和个人欠款”徐龙说,“由于欠款的时间较长,很多单位领导换届,加之有些单位因政府机构改革合并,还款成了历史遗留问题目前,在纪委调查组的督促下,各欠款单位已全部向纪委上交欠款说明与还款计划”据了解,由于2009年和政县水务水电局实施投资7000多万元的“和政县北部人饮工程”,仅在这一年该局的消费欠款就达到了12万元,加之往年的接待,在所有欠款部门中,水务水电局欠款以22万余元居首,该局提交的还款计划也延伸到了2018年和政县委督查室主任钱明在接受采访时说:“目前,欠款少的部门已经结清了欠账,剩下的部门将被督促按照还款计划限期还清所欠款项”据悉,和政县本着“即知即改”的原则,在全县发起政府部门欠款清缴行动,督促县直部门及乡镇政府及时清理各种“签单”欠款接待定点企业快被吃垮“我们和政县兴和商贸有限公司(即:和政饭店)是一家集餐饮住宿为一体的服务性企业,我们向您反映的问题是:多年来县上各单位迎来送往的客人一直都在本公司接待,但县上有些单位及个人拖欠的餐费及住宿费多达300多万,难以收回”2014年4月18日,一位友在人民地方领导留言板上给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省长刘伟平留言该友还留言称:“例如县委组织部6万多,水电局20多万,旅游局9万多,这几家单位的领导换了好几任,都是只承认欠账是事实,没有一个领导实质性地来解决”5月14日,和政县兴和商贸有限公司财务主管汪灏天接受采访时说,“我们公司下属有两家餐饮企业,分别为松鸣岩度假村清真餐厅与和政饭店,因为这两家餐饮企业在当地发展得早,成为和政县政府部门接待的定点企业”汪灏天说,“很多时候都是‘签单’消费,最早的消费单据可以追查到2001年”汪灏天说,“赊账”的政府部门有26家,金额从几千元到二十几万元不等通过查账发现,政府部门的欠款达60多万元“留言中所写的300多万元还包含一些社会个人款项,不是政府部门所欠”“我们公司是家族企业,法人代表是我的岳父由于老人家年龄大了,公司的事就都交给我和妻子打理”汪灏天说,“由于政府欠款不还,企业欠下了供货商的钱,资金链严重断裂,给企业的发展造成了很大的困难”政府定点企业“签单”消费怪象或将止于“廉政新风”政府的回应与答复是否令当事人满意?企业又存在怎么样的难言之隐?“一部分欠款少的部门已经还了些钱,但是由于我们与供货商之间的欠款数额较大,这些钱对于缓解企业困难还是‘杯水车薪’”汪灏天坦言政府部门的还款计划,企业是否接受?面对的问题,汪灏天时说:“我还是希望政府能够尽快还清,一些大额欠款如果要等到2018年还清,无法解决目前企业的困境”在采访中,汪灏天坦言,“如果不是公司出现了资金链断裂,陷入了经营困境,我也不会这样做”企业的顾虑又在那里?一位当地政府工作人员向解释:“前些年我们这里就他们一家大型高档餐饮企业,政府便把该企业作为接待点可以说,这样的定点企业是靠政府接待养活的”优秀的地方企业与政府,本是“鱼水”关系,为何会出现“白条”消费怪象?陷入窘境?这样的怪象是个例还是普遍存在?“我也有一些朋友和我一样在别的地方做餐饮,能够成为政府接待的定点单位,是很多企业的生存之道虽然没有‘白条’消费,但是先消费再定期结账的现象很普遍”甘肃省某县一位负责政府接待的工作人员表示:“当地政府部门接待招商企业、视察项目的领导,都是去一些定点的地方,政府部门报账都有程序,免不了先消费后结账,拖得时间久了、领导换了,有些欠账便成了‘坏账、死账’”有关专家表示,消费商品提供货币,是市场经济最基本的消费方式如今,在一些存在“特殊”消费关系的政府与企业之间产生的“白条”消费现象,实为双方不恰当“各取所需”关系的不良延伸“国家的‘八项规定’出台后,政府部门的接待几乎没有了,我们企业也开始调整经营方式,更加平民化,以谋生存和发展”汪灏天说自“八项规定”出台,廉政新风遏制住了一些政府部门的公款接待,一些高档餐饮企业适时调整经营方式,办起百姓餐馆从甘肃和政兴和商贸有限公司被当地政府欠款,再到企业转型改革,我们可以看到,政府公款接待数量的骤减,打破了政府与企业之间“特殊”的消费关系,政府与企业间“白条”消费的怪现象自此也许将不攻自破(高翔牟健王文嘉)饮工程”,仅在这一年该局的消费欠款就达到了12万元,加之往年的接待,在所有欠款部门中,水务水电局欠款以22万余元居首,该局提交的还款计划也延伸到了2018年和政县委督查室主任钱明在接受采访时说:“目前,欠款少的部门已经结清了欠账,剩下的部门将被督促按照还款计划限期还清所欠款项”据悉,和政县本着“即知即改”的原则,在全县发起政府部门欠款清缴行动,督促县直部门及乡镇政府及时清理各种“签单”欠款

立可安能改善腹泻吗
咳嗽舌红苔薄黄是热咳吗
生物谷药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