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淮南一市民称被别人错告存款被法院扣划走

2019-10-19 10:39: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淮南一市民称被别人错告 存款被法院扣划走

存款被法院扣划走了

7月13日,薛章兵到银行取钱,他把存单递给工作人员,工作人员查询后说:“你的钱被淮北市相山区法院来人划走了。”

“法院为什么要划走我的钱?”薛章兵很纳闷。“你去问法院的人吧,他们带了法律文书来的,手续齐全,我们就要配合。”工作人员随后给薛章兵打印了一张“协助有权机关查询冻结扣划登记簿”,上面显示扣划去向为淮北市相山区人民法院,金额为3万元,执行日期为2015年6月26日。

随后,薛章兵又来到另一家银行,查询他的另外一个4万多元的存款情况,发现也被淮北市相山区人民法院给扣划走了。

当天,薛章兵联系到淮北市相山区人民法院执行局法官,被告知他欠安徽昌平工程机械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昌平公司”)购买装载机款26万余元,该公司把他告到法院,法院判他给付欠款。

“我们是依据生效的判决书到淮南执行的,不提前通知当事人,是担心当事人把财产转移。”执行法官说,如果认为判决有问题,要找民庭法官,他们只负责执行。 “我从来没和昌平公司打过任何交道,怎么就欠他们公司的钱了呢?再说,我那有钱买装载机?”薛章兵说,他家庭并不富裕,儿子等着用钱交学费,他决定到淮北把事情弄清楚。

他说从未收到过传票

7月14日,陪同薛章兵来到淮北市相山区人民法院执行局,执行法官给薛章兵提供了判决书,上面显示2013年3月31日,昌平公司与薛章兵签订了一份买卖合同,合同约定薛章兵从该公司购买一台装载机,总价款为328000元,签订合同当日,薛应向昌平公司首付6万元,其余货款268000元,于2013年9月30日前全部付清,违约方承担总货值30%的违约金。截至2013年4月29日,薛章兵向昌平公司支付了货款6万元,昌平公司将装载机交付予他,但他没有按照约定给付其余货款,昌平公司在催要无果后提起诉讼。法院审理后,于2014年5月26日判决薛章兵给付昌平公司货款和违约金合计321600元。

注意到,这份判决书中注明了昌平公司提供给法院的证据为《工业品买卖合同》和两张薛章兵已经支付货款6万元的收据,并没有薛章兵的身份证复印件。

薛章兵随后联系审理此案的代理审判员陈永战,约在法院的接待大厅见面。

不多时,陈永战抱着卷宗过来,翻出《工业品买卖合同》。“这合同上的名字不是我签的,手印也不是我按的。”薛章兵说,签名下面留的号也不是自己的。

在此案的卷宗里,看到送达记录里有薛章兵家的详细住址。时间:2013年11月1日;送达情况:经多方查找未找到薛章兵的家。2013年11月7日邮寄送达薛章兵,2013年11月14日因拒收被退回。

“我家的地址几十年都未动过,为什么会找不到我家送达开庭传票呢?”薛章兵说,送达记录里说自己拒收,更是不可能,他从未拒收过邮件。

了解到,法院在报纸上对薛章兵进行公告送达后,在其缺席的情况下进行了审理,判决书也在报纸上进行了公告送达。

是否错判需要再审定

薛章兵坚称合同上的名字不是自己所签,也未按手印,自己也从没见到装载机的影子,要求法院重新审理。

“我们在程序上没有问题,这个判决已经生效了,你如果认为我们判错了,要到中院申诉再审。”淮北市相山区人民法院立案庭法官说,不能仅凭薛章兵说判错了人就认定是错案,需要进行再审才能查明。

当天下午,又随薛章兵来到淮北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法官看完薛章兵的申诉材料后说,此案判决早过了上诉期,只有申请再审,让其到相山区法院把该案的相关材料复印过来,中院受理后,结合举证的相关证据进行审查,看能否进行再审。

为了证明自己清白,7月20日上午,薛章兵又向淮南警方报案,称有人冒用他的名字签合同,希望民警能把冒用他名字的人找出来。民警看完他提供的材料后,认为法院已生效的判决书,公安无权去推翻,他只能向法院申诉再审。

薛章兵提出想做笔迹、指纹鉴定,证明合同上签名与指纹不是他的,但警方答复必须是立案后才能做鉴定,而他目前的情况不够立案标准。

号是谁的?

薛章兵觉得,这件事最大的可能是有人冒用了他的名字,因此合同上的签名和号码就很关键。

当天下午,薛章兵按合同上留的号码打过去,始终无人接听,直到傍晚,对方才回,误把薛章兵当成一名熟人,承认那个熟人在2012年的时候购买过装载机,但当薛章兵问到他的姓名时,此人马上意识到认错人了,未再多说就挂断了。

有个同名的人?

7月21日下午,按合同上的号码打过去,问对方是不是薛章兵,对方说不是。又问这不是薛章兵的号吗?对方说“他不用了”,可当再追问薛章兵现在那儿,对方随即挂断。

“我们按合同上的号去移动公司交费,得知该号机主姓名的最后一个字也带‘兵’”,薛章兵的堂兄薛章坤告诉,他们通过这个号打听,得知此人也叫薛章兵,也住在谢家集区。“通过我们这么多天的查询,觉得是昌平公司在起诉薛章兵时,张冠李戴,误把我堂弟当成了要告的薛章兵。”

照片咋不给看?

7月14日中午,陪薛章兵来到昌平公司,想问下到底是什么人与该公司签的购车合同,结果公司无人,玻璃门锁着,拨打门头上的也无人接听。

7月19日,联系到昌平公司销售人员王伟(音),告知薛章兵反映该公司告错了人。王伟称,公司与薛章兵签合同时,现场拍了照片,有照片为证据,签合同的人是不是这个薛章兵,一看照片便知道。

提出想看看签字时拍的照片,王伟称第二天到公司可以传给。7月20日,王伟给回说,他向老板汇报后,老板不同意向提供照片,薛章兵如果认为他们告错了,可以去找法院申诉。

若是错案,可申请赔偿

“按照薛章兵的讲述,他若是被昌平公司告错,法院又判决错误,可向法院申请国家赔偿。”知名律师孔维钊认为,薛章兵如果真是被告错,这就说明法院在审理时未把事实调查清楚,使案件主体错误。法院传票在未送达被告的情况下,完全可以拨打合同上的,来确认一下被告的身份,问一下被告为何没有收到法院传票。此案如果是同名同姓的薛章兵被张冠李戴成了被告,被法院判决给付欠款,并被错误地扣划存款,按《国家赔偿法》的规定,法院因违法裁判给公民造成财产损害,应承担赔偿。

鹰潭白斑疯医院

邯郸治疗男科医院

萍乡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鹰潭白癜病医院

邯郸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小宝宝上火便秘怎么办
宝宝脸色发黄怎么回事
宝宝吸收不好怎么办
小孩子吃饭不消化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