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战国 正文 第三幕:联盟圣战_第119章:特洛伊计划

2019-12-04 07:02: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战国 正文 第三幕:联盟圣战_第119章:特洛伊计划

若兰城的天色刚刚透出光亮,颜薇就已经从东夷王府里出去了,她穿着轻便的衣服一个人走在街上,因为太早了,路边只有卖早点的摊子,从摊子上买了一个贴饼子后,她咬了两口,便匆匆忙忙的向西北方向去了,没过多久,他就出了西城门,她走的方向是若兰城东外的野山。

颜薇的速度很快,原本他就是敏捷的速度型法修,靠着轻身之法,没过多久他就来到了后山山腰的一块凸出高地的一棵松树下,这时天也蒙蒙亮了。她坐在了树下,从腰带里取出一张纸,那是一封信,是昨晚在卧室门口拿到的,她按照信上面的地址来到这里的。

“小姐。”

一个男人的声音突然响起,颜薇马上站了起来,四处看了一遍,却没有看到人影。

“小姐,你一个人出来,就不怕上当遇到图谋不轨的人么?”

颜薇笑了,虽然还是没有看到来人,但是他已经感觉出那人是谁了,她的心神已经达到了十分熟练的地步,单凭精神力的探索就能识别出来人的身份,尤其是已经见过的人。

“上次跟你一块的东方家族的小子去前线了么?我真没看错人,那是个闲不住的小子。”一团白雾从松树说上面飘下来了,慢慢化成了人型。

“白蟒,早知道是你,我就不用这么神神秘秘的出来了,既然你来了这里,我让东方家主烈哥哥款待你一下啊,他人很好的。”颜薇俏皮的一笑。

“不可不可,万万不可。”白蟒化成了高挑的人形,灵魂体化身成人形,“我可不喜欢在这些权贵的面前出现,毕竟我在他们眼中是兽妖。”

“好吧好吧,这么远来找我有什么事啊。”颜薇问。

突然,白蟒那张虚幻的脸上浮现出了诧异的表情,“上次在海上仙山我话刚说了一半就被东方子炎那小子打断了,能不再来找你么。”

“刚说了一半?”颜薇一怔,“有什么事是当着少爷的面不能说的?”

“当然有关系了!我当时只告诉你,你的姥姥是族的圣姥,可你知不知道,你在底特亚斯中是什么地位啊?你知不知道东方子炎和底特亚斯的关系啊?”

颜薇的眼神恍惚了,她看着一旁云雾缭绕的山雾,“我找过少爷了······她的母亲是‘海女’,这些我都知道了。”

就在这时,从树后忽然走出来了一个人,颜薇被吓到了,险些跌在地上。只见那人穿着紫色的袍子,带着连衣帽,遮住了半张脸,“白蟒!你这老家伙可真啰嗦!”

“雨化田,你早点出来不就是了?非要整什么悬念。”白蟒双手抱在胸前说道。

被称为雨化田的男人没有搭理白蟒,从他的气势来看,似乎比守护兽神白蟒地位还要高,他走到了颜薇的面前,“漓儿,不用怕,我不是坏人。”

“你是·····”颜薇看他没有恶意,但心里仍有半分警惕之心。

“我叫雨化田,是你的亲叔叔。”男人摘下了帽子,是一个长相硬派的英俊男人,眉心之间有一个紫色的印记,短发贴着头皮,额角是一个小十字刀疤。

“叔叔?你刚才叫我什么?”颜薇问。

“雨漓儿,这是你的真名

,是你的父亲雨化仲给你起的名字。”白蟒也跟着说道,“小姐,这是你的亲叔叔,也是现在底特亚斯族的族长。

“不……”颜薇摇着头后退了几步,“我查过了……底特亚斯的两大家族都被灭门了,你是从哪里出来的,竟然说自己是雨氏一族的?”

雨化田在树下的石头上坐了下来,一脸疲惫的表情,“当年,一支神秘的部队在暗中潜入我们生活的岛屿,在祖祖辈辈栖身的岛屿上血屠了我们底特亚斯族,但好在有昆仑圣姥,也就是你姥姥的庇护,族中逃出来的逃到了人界大陆东岸,当时的你刚出生不到一个月,我也只有十八岁,跟我们雨家一起逃出来的苏家最后的血脉苏薇尼也只有二十岁,到了大陆后,又遇到了伏击······圣姥带着你,逃出了重围,混乱中我带着仅剩的一百多人逃进了无限山,最终终于是活下来了。”

“那我父母呢?”颜薇声音有些颤抖,看着雨化田,又看了看白蟒。

“为了掩护我们……牺牲了。”雨化田叹息道,“你父亲当时是族长,他没有逃走,为了保卫家园,他战斗到了最后一刻。”雨化田的话刚说完,颜薇就捂住了嘴巴,眼泪滴答滴答的落了下来。

“当年我带着族人逃出生天后,在西海的迪马西斯陆地群找到了归宿,之后也多次派人在大陆寻找你跟圣姥和苏薇尼的下落,但我们只打探到了苏薇尼的下落,听说他嫁给了当年东夷王府的少主,上次我去海上仙山看过白蟒,才知道了你的下落,所以,才来找你啊······怎么?我听说你是被东方家族的少爷救了一命,那圣姥呢?他老人家真的殡天了么?孩子你·····这些年怎么样,过得还好么·······”铮铮铁骨的汉子雨化田说着说着竟然流泪了,他一边流泪一边叹息,叹息自己没有照顾好颜薇。

白蟒走到了颜薇身旁,对着雨化田说,“你这老家伙!见了面是好事啊,以前的那些旧事伤心事就别说了。”

“对对对,不提了不提了。”雨化田破涕为笑,擦了擦眼睛,“还是先跟叔父回底特亚斯吧,走我们回家。”

“是啊,你十八年没有回家了,也该回去继承家族了。”白蟒开口附和道。

虽然骨肉亲情摆在面前,但颜薇这十八年经历了太多,从他七岁那年被奴隶贩子抓去做了奴隶后,生性善良感性的她就再也不敢轻易陌生人了,尽管她日夜思念的亲人真的来找他了,手已经伸到了他的面前,但她却愣在原地不动弹了,像一具麻木的人偶,站在了那儿。

“姥姥从小照顾我长大,但在我七岁那年的一天早晨,我醒来找不到她,于是就出门找啊找,找了一天一夜也没有找到,最后我回到了河边的小屋,但是小屋已经被烧了,姥姥也不知去了哪里,之后,我流浪到了亚斯兰国,被奴隶贩子抓走了。”颜薇清了清嗓子,但却停止了哭泣,“抓住我的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他拿着鞭子抽打我让我擦地板时的场景,每天晚上我被关在小黑屋里,只有一扇小的可怜的铁窗在墙顶,饿了只能吃他们剩下的饭,当时我就只会哭,夜深了只能卷缩在角落里哭,哭了多久呢?我自己都记不清了,总之,我认为我就是个没人要的野孩子,从那时起我就再就也不相信任何人了……”

颜薇揉了揉眼睛,哽咽着继续说道,“大概就这样,苟延残喘的活了五年吧。我就被男人放到了城市里去进行买卖,就是在那里,我遇到了少爷,他叫东方子炎,还有元疾哥哥,他们两个才跟我一样大啊,当时还在被守卫追杀,但是他痛打了男人,把我救了出来,在我的印象里,除了之前姥姥对我好,他们两个是唯一对我好的人,从那之后,我跟着少爷和元疾哥哥去了百草谷,认识了老师龙,之后我就一直跟着少爷了······”

雨化田和白蟒都没有说话,雨化田惊讶的竟然身子颤抖了。

“叔父,今天您能找到我,我很感动,但是少爷救了我的命,我如果还没报答就不辞而别那就不是为人之道了,况且现在人族正是大乱的时候,我必须留下,你们还是请回吧,等我报答完了东方家族的恩情、少爷的恩情,我自然会回去的,你们放心。”颜薇说。

再三思量后,雨化田只能答应她了,他站在颜薇面前,把一枚传话玉放在了她的手心,“你是比特亚斯人,是叔父的侄女,想要回来,随时都能通知我。”

“好了老家伙,既然小姐暂时还不愿意回去,我们就走吧,我也好久没回比特亚斯了。”白蟒说。

“我知道了,叔父,您要多保重身体,还有白蟒你。”颜薇点了点头。

十八年未见的亲人,在匆匆的见面之后,就分别了,颜薇站在山边,看着雨化田坐在化成了白雾的白蟒身上,逐渐消失在了天边,不知为何心里落了很久的一块石头也放下了。她将赤红色的传话玉放在了腰带里,转身便下山去了。

颜薇她前脚跟刚走,一个人影便从刚刚他们落脚的松树下浮了上来,那人用的是御土之术中的土遁,从颜薇刚来到这里时他就潜伏在这里,刚才发生的一切都被他看在了眼里。他身上穿着破旧的长衫,白色的长发披在后背,右手的黑色鬼手扶着树干,一双冰冷的铁灰色眸子,这分明就是······“白昼之王”莱茵·格鲁斯!

“子炎啊子炎,你万万没有想到,你的颜薇竟然会是底特亚斯的‘皇女’吧?”莱茵看着远处正在下山的颜薇,露出了牙齿,不知是惊奇,还是愤怒。

河南科技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新区医院怎么样
平山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武汉好的癫痫病医院
江苏好的癫痫病治疗医院
汕头治疗盆腔炎费用
分享到: